首页 --> 恐怖故事 --> 鬼店·蛇骨婆

浏览量:
字体:[] [] [] [打印]
阅读技巧:键盘 ←左 右→ 翻页,Ctrl+D 收藏本篇笑话

  一、

  “小店打烊了,客官请回吧。”满身油渍的小二一边说着,一边将门关上。

  “哦?这才刚过辰时,这么早就打烊?”衣衫褴褛的老太婆伸出一只手抵住客栈大门,其力道之大,竟是令年轻力壮的小二也无可奈何。

  “是打烊了,客官请回吧。”小二倒也不慌张,依旧镇定道。

  “看来传闻是真的啊……”老太婆喃喃道,“这样,我便是放心了。”

  “传闻?放心?”小二有些困惑。

  “别装了。”老太婆突然狰狞一笑,两只苍白的手竟陡然化作吐着信子的毒蛇!

  “长安城内有鬼店,打烊之时,即为开张。”老太婆渐渐化为皮肤墨绿的女子,“在下蛇骨婆,有事相求,望能进店。”

  二、

  “蛇夫人远道而来,小店照顾不周,还望见谅。”衣着朴素的年轻人抿了口茶,悠悠道。

  年轻人姓杨名风,是这鬼店店主,传说曾是位大名鼎鼎的阴阳师,其年龄实力皆无人知晓。

  “杨店主客气了。”蛇骨婆一边说着,一边挑逗着缠绕在身上的毒蛇,“不介意我直说此行目的吧?”

  “请讲。”

  “能否,”蛇骨婆顿了顿,半晌后才又继续道,“能否,赐我一死?”

  “赐死?”杨风有些吃惊,“你已身为鬼怪,若是再死,那可就神形俱灭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蛇骨婆点了点头,“只是我丈夫已死,我苟活在这世上,已没有意义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杨风的手滞在了空中,“蛇五右卫门死了?”

  “对。”蛇骨婆垂下了头,似是不想忆起这事。

  “好吧。”杨风看出了蛇骨婆的异样,便未再追问,“你当真是执意要死?”

  “当真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风打了个响指,唤来小二,“那就请蛇夫人暂且住下,七日之后,我自会立祭坛,燃符纸,赐夫人一死。”

  “恩……”蛇骨婆欲言又止。

  “蛇夫人可还有事?”杨风眼尖,瞬间便看穿了蛇骨婆的心思。

  “其实这次来鬼店……”蛇骨婆有些支吾,“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“我一生都与蛇和毒打交道,所以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能服毒而死。”蛇骨婆眼神有些闪躲,“而且,这样还能让我死在巫咸国搞笑网(www.gaoxiaoweb.com),死在我丈夫坟旁。”

  “这倒好说。”杨风挑了挑眉,“不过蛇夫人用毒无双,我怎会有能毒死你的毒药?”

  “不。”蛇骨婆突然抬起头来,两眼死盯住杨风,“杨店主神通广大,如此毒药,一定会有。”

  “确实是有……”杨风被蛇骨婆盯得发渗,“可代价却是不小。”

  “无论什么代价,我都愿承担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风伸出一根手指,眯眼笑道,“那这第一个代价,便是告诉我蛇五右卫门,为何会死?”

  三、

  十年前,有官兵至巫咸国。

  “夫人,让我出去吧。”蛇五右卫门扭动着粗壮的躯体,将蛇冢震得隆隆作响。

  “不行。”蛇骨婆浑身是血,左手的赤蛇被人斩掉了脑袋,正不住抽搐着。

  “为什么不行!”蛇五右卫门愤怒地低吼道,“再这样下去,巫咸国的子民,连同你,都会死!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蛇骨婆气息奄奄,可还是不肯释放蛇冢的封印,“李丞相是个好官,不会滥杀无辜的……”

  “那是对人类,对他的子民而言!”蛇五右卫门的声音犹如雷鸣,“对我们,他可不会手下留情!”

  “不,你相信——”

  “轰!”爆炸声响起,巨大的气浪将蛇骨婆掀翻在地,两名阴阳师打扮的人缓缓走入殿中,满身鲜血,手上,还提着无数蛇头。

  “怎样?还不投降吗?”一位阴阳师开口道,语气中满是得意。

  “你们当真是要赶尽杀绝吗!?”蛇骨婆强撑着站起身来,怒吼道。

  “当然不,我们要的,只是盐罢了。”

  “我们巫咸国靠盐为生,你们这和赶尽杀绝有什么区别!”

  “哦?是吗?”阴阳师笑了笑,“那就算我们赶尽杀绝吧。”

  “你们!”蛇骨婆气急攻心,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“夫人!你看我说什么!那天杀的李丞相早就利欲熏心了!”蛇五右卫门的声音从蛇冢中传出,“快让我出去吧!”

  “嘿嘿,现在想解除封印?晚了!”蛇五右卫门话音未落,两道金光便射在蛇骨婆身上,后者倒飞着撞向墙壁,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。

四、

  “我醒来的时候,蛇冢已破,蛇殿亦塌。”蛇骨婆双目失神,似是正跨越时空注视过去,“我丈夫的尸体蜷缩成一团,连带着数名阴阳师被淹没在废墟之下。”

  “再后来呢?”

  “再后来李丞相没了人手,便只好作罢,我命人重建了巫咸国,并请来无数神仙鬼怪,加强了封印。”蛇骨婆喝了口茶,虽说只是讲诉一段回忆,却仍旧令她精疲力尽,“待一切稳定之后,我便启程来了这里。”

  “李丞相利欲熏心,有违天道,迟早会受报应。”杨风看着蛇骨婆憔悴模样,忍不住宽慰道。

  “不,他受不受报应已经不重要了。”蛇骨婆摇了摇头,“我的丈夫死了,这三界之内,已没了我存在的意义。”

  杨风没再说话,而是和小二低语了几句,半晌后才又道:“时候不早,已快天亮,蛇夫人可否先住下,容我考虑考虑毒药的事?”

  “好吧。”蛇骨婆抚了抚身上的毒蛇,接着虚弱地站了起来,随小二上了楼去,厅内,便只剩杨风一人,一边喝茶,一边看着窗外朝阳初生。

  “老爷,蛇骨婆已经住下了。”才过一会儿,小二便下了楼来,恭敬道。

  “好。”杨风点了点头,“药下好了吗?”

  “一切都已备妥。”

  “行,辛苦你了”杨风笑着说道,“赶紧休息会儿继续干活吧,今天,估摸着是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五、

  房间里一片漆黑,蛇骨婆褪去衣裳,将身上的蛇全都放了下来。

  “嘶——嘶——”毒蛇吐着信子四处游荡,将房间里所有角落都爬了一遍,直至蛇骨婆确信这屋中没有机关,隔壁也无人会偷听后,才窸窣着挤到一堆,沉沉睡去。

  “你先不仁,便莫怪我心狠。”蛇骨婆呢喃着,从衣裳里掏出了个扭曲染血的发簪,放在了枕边,“我要你日夜看我活着,痛苦不堪。”

  “……”蛇骨婆还在咒骂着什么,不过却已渐渐化为了睡梦中的呓语,再往后,呓语消失,变成了平稳的呼吸声。

  咚!就在这时,敲门声突然传来,惊得蛇骨婆陡生一身冷汗。而那堆毒蛇也被吵醒,全都伸长蛇头吐着信子,警戒地盯向房门。

  咚咚咚!敲门声愈发急促,像是发狂的暴雨,又似急促的鼓点。

  “谁?”蛇骨婆从床上弹起,也像条毒蛇般死死盯住房门。

  敲门声突然消失了。

  “呼——”蛇骨婆叹了口气,正欲下床看个究竟时,眼前却是突然多出个人影!

  “你是谁!?”蛇骨婆尖叫一声,向后跳去。

  “娘子,不记得我了么?”人影开口时,房间里忽地被碧绿光芒照得通明,而此时蛇骨婆也真切地看清了来人——正是她的相公,蛇五右卫门!

  “你?你怎么来了!”蛇骨婆惊讶地大张嘴巴,声音也因此变得含糊不清。

  “你能来,我为何就不能来?”蛇五右卫门微笑着上前一步,“怎样,娘子想我了么?”

  “想你?”蛇骨婆从吃惊中恢复了过来,其神情又渐渐转为愤怒,“我当然想你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我每日做梦都在想你,我想你想到饭不能食,夜不能寐,我想你想到——”

  “那你为何不来见我?”蛇五右卫门打断了蛇骨婆发疯似的咆哮。

  “见你?哈哈哈!”蛇骨婆突然大笑起来,“你个负心汉,我见你何用?难不成让你再欺辱我一次!?”

  “负心汉?”

  “好,你还学会装傻了!”蛇骨婆大喝一声,绿色的毒液喷涌而出,向着蛇五右卫门射去,“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!”

  啪!清脆的声音响起,又有一人影闪过,轻松地接下了蛇骨婆的攻击,顺带还将其轰飞了出去。

  “哎呀,还好来的及时,不然这店里就要少一人手了。”毒雾散去,碧绿光芒消退,蛇骨婆这才发现,哪有什么蛇五右卫门,只不过是店小二和店主杨风!

  “抱歉蛇夫人,恶作剧过头了。”杨风冲着蛇骨婆鞠了个躬,当作道歉,“不过可否请你告诉我,你这前后不一的言行,到底是为何?”

  六、

  “你不解开绳子,我就不说。”蛇骨婆挣扎许久,却是动弹不得丝毫。

  就在先前,被戏弄后的蛇骨婆大发雷霆,险些是要将这客栈夷为平地,不过好在杨风法力高强,及时将其制止。然而即便如此,这客栈里还是损毁了整整两个房间。

  “你先说,说了我再解。”

  “你不解,我就不说。”

  “这样,你说一点,我解一点,如何?”

  蛇骨婆又死命地挣扎了几许,发现却为徒劳后,才叹了口气道:“行,我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风满意地笑了笑,“不过得先提醒你,再撒谎的话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蛇骨婆瞪了杨风一眼。

  十年前,来巫咸国的并非官兵,而是一迷了路的人类姑娘。

  咸国的子民世代以贩盐为生,对人类倒算友好,蛇冢中的蛇五右卫门大发善心,便让自己的妻子蛇骨婆将其收留,并教其巫术。

  打这之后,日子倒还算平稳,直至五年前,那人类姑娘因一时好奇,便偷走了蛇骨婆的法器,放出了封印中的蛇五右卫门。

  此举有违天条,蛇骨婆自是怒不可遏,当即便决定处死这人类姑娘,可却被蛇五右卫门拦了下来。

  这姑娘赐我自由,于我有恩,你若敢伤她分毫,休怪我不客气。这是蛇五右卫门对蛇骨婆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从此,蛇五右卫门便天天与那姑娘在一起,似是着了魔一般,不顾家事,不理国事,日夜于那姑娘卿卿我我。

  终于,蛇骨婆终于忍无可忍,潜入姑娘屋中,用蛇五右卫门送给姑娘的发簪杀了姑娘。

  事情败露后,蛇五右卫门大发雷霆,将蛇骨婆关进监牢,不准任何人与其相见,蛇骨婆使尽浑身解数,最后终于逃出监狱,千里迢迢赶往鬼店。

  “我本想在这里骗得毒药,回去杀了那负心汉,可谁知……”蛇骨婆动了动被勒得发疼的手腕,“罢了,这是命,我认了。”

  “不。”可杨风接下来的话却令蛇骨婆吃惊不已,“这毒药我倒是能给。”

  “什么!?”蛇骨婆激动地站了起来,“此话当真?”

  “当真,不过在此之前,你得先听我说两句。”

  “行,你说。”

  “你看守封印不当,还杀了凡人,如今若是再杀了蛇五右卫门,怕是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后果如何。”蛇骨婆盯着杨风,目光如炬,“便是永世不得超生,我也要这样干。”

  “唉。”杨风叹了口气,“你这是何苦呢?你的生命,本不该只限于一个男人——哦不,男蛇。”

  “该不该我都做了。”蛇骨婆没有理会杨风的俏皮话,“我命该如此。”

  “唉,冥顽不灵,最为可怜。”杨风一边说着,一边从兜里掏出个药瓶,“在给你之前,我最后问你一句,那姑娘如今怎样了?”

  “尸体喂了蛇,灵魂被我融进了毒里,早已神形俱灭了。”

  “行,拿去吧。”杨风将毒药丢给蛇骨婆,“倘若你还能有下世,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话吧。”

  七、

  “老爷,你是认真的么?”小二站在杨风身旁,看着蛇骨婆远去的背影,低声问道。

  “什么认真的?”

  “那个毒药……”小二有些支吾,“倘若蛇五右卫门真的死了,即便是对老爷来说,也是个不小的麻烦啊……”

  “哦,这个你放心,他死不了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那压根不是毒药,最多能让蛇五右卫门不舒服几天罢了。”

  “可怕。”

  “什么可怕?”

  “老爷法力高强,智谋无双,现在还学会出尔反尔,欺诈——”

  “滚!”杨风一巴掌拍在小二脑袋上,“我怎会言而无信!是她撒谎在先,我才顺势骗她的。”

  “她撒谎?”

  “恩,她明明把那姑娘的魂魄封在了发簪里,却骗我说她已经神形俱灭了……”杨风叹了口气,“这天下最毒的,果然是妇女心啊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这姑娘……”

  “不用担心,我已将其魂魄放了出来,然后塞了只蚊子的进去,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现了。”

  “啧,老爷,我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。”

  “讲啊,你我之间客气什么。”

  “老爷真的,越来越可怕了。”

  “滚!”

  长安城内有鬼店,打烊之时,即为开张。若有客来,定会热情款待,诚信无双。


开心每一天、搞笑伴您行:搞笑网 www.gaoxiaoweb.com

上一篇:鸽子魔咒 下一篇:坟地里遇到我的前世
分享到: 28.6K

最新评论
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

评论内容:
评论表情: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一下
  
 

  • Copyright 搞笑网永久域名 www.gaoxiaowe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3060508号

    如果你喜欢本站,请把本站告诉给你QQ上的朋友哦! 如果网站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.   

    搞笑网,愿您开心快乐每一天!同时按下键盘 CTRL+D 会有惊喜发生

    编辑信箱:antsly@126.com